惠州报业传媒集团官方网站

惠州西湖萌宠白面水鸡来啦

  见过黑鸟、白鸟、黑白杂色鸟,像我们这样半黑半白得这么有个性的鸟,大家喜欢吗?哈哈,大家好,我叫白面水鸡。我身上有着黑白分明的羽毛,看起来有点像苗条版的小企鹅有没有?我呢,跟之前出场的红冠水鸡一样,属于秧鸡科,不过啊,我们的长相和性格可是大不相同。

  

我常常优雅地在水草中觅食。

  

别看我是水鸡,飞翔本领很不错。

  平时白天人少的时候,我们最喜欢摇头晃脑地外出转悠,在植物茂密的地方或水边草丛散散步,找找好吃的,昆虫、水生动物还有植物种子,都是我们食谱里的“常客”。我们天生机警,一发现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会施展最擅长的战术——“三十六计走为上计”,奔跑着一头扎进草丛里,或是有点笨拙地扑棱一声飞走。好啦好啦,我承认我们实际上是有点儿胆小啦!赶紧发出“kue kue”的嘹亮叫声来给自己壮壮胆。

看我轻快的步伐!

我非孤芳自赏, 而是对影成双。

  说起来,好多人觉得我们的叫声听起来像是“苦恶、苦恶”,所以我们又被叫做白胸苦恶鸟。关于苦恶鸟,中国民间传说,我们是一个苦媳妇所化。苦媳妇被恶家姑折磨虐待而死,化为怨鸟,所以叫起来总是“姑恶、姑恶”。因为这叫声,我和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还有段千年情缘,他专门为我们家族写诗:“姑恶姑恶,姑不要,妾命薄”(《五禽言》)。

看我一双大长腿, 潇洒迷人不是吹。

我有点胆小, 可我很有爱。

  有苏东坡为我写诗,我自然是高兴的。不过啊,说我是“怨鸟”,我就有点不太乐意了。实际上,我们可没有那么苦大仇深。我们这叫声,实际上包含的是满满的爱。我们晨昏鸣叫,主要是荷尔蒙上脑,单纯地想“求脱单”,找个小伙伴共赴爱河而已啦。更何况,我们惠州西湖有我爱的深厚东坡文化,有秀丽的风景,有湖泊水草,是我理想的家园,我自然是幸福指数“爆表”,对你“爱爱爱不完”啦!

梳妆打扮一下, 去寻那个她。

  文 惠州日报记者陈春惠

  图 惠州日报记者王建桥

编辑:张清瑜
上一篇:

相关新闻

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今日惠州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
##########
    <nobr id='QWk'><acronym></acronym></nobr><dir id='JVdb'><del></del></dir>
      <cite id='DyNXjCuy'><acronym></acronym></cite><code id='mVjXne'><big></big></code>
      <q id='UF'><tt></tt></q>
      <sup id='Zoia'><label></label></sup><i id='RsB'><var></var></i><legend id='vFXvB'><u></u></legend><dir id='AKPNkx'><person></person></dir>
        <i id='TiKhCpy'><samp></samp></i>
          <b id='mj'><samp></samp></b>
          <address id='kaar'><marquee></marquee></address>